审计文汇网站首页 > 审计文汇

北京青年报:委员建议发行“环保彩票” 方案设计要考虑审计


来源:北京青年报

“推出‘环保彩票’的话要有一整套设计方案。要考虑到福彩体彩出现过的问题,防止跑冒滴漏,真正把钱用到需要的地方。”

今年两会,四川省环保厅副厅长钟勤建要提的一个建议是发行“环保彩票”,弥补资金缺口。

尽管这个话题往年也有人提过,但是“提出来后有争议有质疑,就搁置了”,钟勤建觉得,现在推出“环保彩票”的条件已成熟,

中央有政策支持,群体有环保热情,市场条件也具备,福彩和体彩就是样板。

在制度设计上,钟勤建认为,如果发行“环保彩票”,要做到公开透明,募集了多少钱,用到哪里去了,都要公开,对资金使用情况要开展常态性审计,

有专门的资金管理和使用办法,“尤其是使用办法。我的意见是只能用于公益性的、靠市场解决不了的项目。”

四川激励治霾 约束和激励效果比较明显

北青报:空气质量有所改善,跟经济减速有没有关系?

钟勤建:空气质量的改善,有经济下行的因素在里面,高污染高排放的地区现在都不景气,工厂的生产能力没有充分发挥,半停半开。

再有就是气候条件,有时风多一点,雨多一点,空气质量就好点,包括北京也一样。这两个因素是不可控的。

实际上,空气质量和发展阶段是相适应的,工业化后期要好一点。四川作为西部地区,在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加速阶段,经济体量很大,但人均水平很低。要跟全国同步实现小康,还要加快发展,还有全国贫困人口中,四川的占比也是比较高的,要精准脱贫,还是离不开发展。我感觉,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平台期还有一段时间。另外,我们经济总体还要保证稳增长。所以大家要有思想准备,不要想着很快到拐点,要10年还是20年还不好说。

北青报:您曾经谈过,要充分核算环保治理成本,不能不计成本,否则这样不能持续性发展。您是否计算过四川治霾的成本,需要多少资金?

钟勤建:没有科学地核算过,但是成本应该不低。现在治理污染实际主要还是靠行政手段来推动。比如秸秆焚烧,贡献率9.1%,看上去不高,但解决起来比较难。现在就是靠层层签订承诺书,各地区从市到县乡也花了不少钱。如果是企业真正要做这个事,从田间地头收集秸秆的成本很高,资源化利用成本比较高,推动起来就比较难。再有农村来讲,农村早就不用作燃料了,秸秆处理,简单就是一把火烧了。执法起来难,一把火一点就走了,就是抓到了农民也不好罚。

建议发行“环保彩票”

方案设计要考虑审计和用于公益

北青报:今年参加两会,你建议发行“环保彩票”,弥补环保资金缺口。你觉得时机成熟吗?具体构想是什么?

钟勤建:这个不是新话题,以前有人提过。提出来后有争议有质疑,就搁置了。但是我觉得现在条件成熟了。中央很重视生态文明和环境保护,十八大以来出台很多文件,人民群众的环保意识、热情和参与程度也很高,所以要发行的话,有社会基础。通过彩票发展,可以把一般老百姓的环保热情转化为实践。再有就是市场条件也成熟,体彩福彩发行这么多年,有经验也有教训,这一块轻车熟路,操作模式很简单。都是国务院来批,财政部来监管,业务部门来发行和管理。

北青报:如果真的推出“环保彩票”,怎样避免福彩和体彩发行过程中出现过的不透明问题?

钟勤建:我的建议是要有一整套制度来保障。第一个就是公开透明,发行多少钱,用到哪里去了,通过一定方式向社会公开,或者要向人大报告。这么大一笔钱,要让大家都知道用到哪儿了,要进行监督。再一个,对资金使用情况要开展常态性审计。还要有一套资金管理、使用办法,尤其是使用办法。我的意见是只能用于公益性的、靠市场解决不了的项目,比如环保基础设施,还有一些是企业和市场都不愿介入的,比如农村的垃圾污水处理,这是个短板,需求量很大,政府包不起,市场也挣不了几个钱。“环保彩票”募集的资金应该用到这些方面。推出“环保彩票”的话要有一整套设计方案。要考虑到福彩体彩出现过的问题,防止跑冒滴漏,真正把钱用到需要的地方。

确保环保数据真实

要抓好企业源头

北青报:你的同事,四川省环保厅长姜晓亭在218日的《南方周末》上撰文说:别总拿环保局长开刀,一出环境问题,环保局长先下课。你有何见解?

钟勤建:这个问题客观存在。要解决可能有两方面,第一是要有部门环保责任规定,环保涉及很多方面,不能问题一出来,最后都是环保局长受过,这不公正。现在讲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抓业务的时候,同时要承担责任,抓了发展产生问题就扔给环保,现在不是这样做了。再者是要完善尽职免责机制,努了力还出现问题,就不应处罚。从制度设计上来解决,尤其是把责任弄清楚。追责知道是谁的责。不能出了事,所有问题都是环保的责任。

北青报:你曾经在统计学校当老师,后来又担任省统计局副局长。应当对数据很敏感。您怎么看环保数据的真实性?

钟勤建:要分具体情况。应该说各地监测机构做出来的数据还是比较可靠的,比如国控(国家划定的重点企业)、省控企业测出来的数据是比较准确的。有很多企业的仪器是自己买的,一般是便宜的、可控的。很难办。机制上导致“我自己买的,把我约束了,出了问题还要接受处罚”。所以我们在搞第三方机构在线监测,这个还在探索当中。问题要解决,源头在企业,企业不弄好(数据)都会有问题。【记者李显峰】

河南省教育审计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