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文汇网站首页 > 审计文汇

北京青年报:董大胜:领导干部拍板举债 重大失误要追责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董大胜昨天在政协驻地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

2014年从副审计长位置上退下来,董大胜在审计署工作近30年。

在媒体印象中,董大胜委员以敢言、直言出名。

董大胜透露,省部级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面还会扩大,经济责任审计中也能发现腐败线索。

提到地方债问题,董大胜称,根据去年调研判断,目前地方债风险总体可控。

董大胜认为,地方负债应该同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挂钩,领导干部拍板举债造成重大失误的,必须严肃追责。

蒋洁敏在“落马”之前接受过经济责任审计

北青报:对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有发现腐败线索吗?

董大胜:肯定会有的。不光经济责任审计,还有其它类型审计也能发现线索。省部级官员腐败的线索也是有的,还有国企领导。发现线索后,我们会移交纪检监察部门。中石油蒋洁敏和华润集团宋林落马前,也都接受过经济责任审计。

北青报:对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他们的个人廉政情况能被审计出来吗?会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

董大胜:有些也能。比如说,在一些工程招投标上发现一些异常情况,发现领导干部跟招投标有关系,再深入查下去就会发现线索,就移交纪检监察、司法部门。

北青报:听说中纪委、中央巡视组都会调审计署的人帮忙查案,审计署如何配合巡视组的工作?审计人员能在巡视组内发挥什么作用?

董大胜:中纪委、巡视组办理某些案件时,需要审计人员参加,会到审计署临时抽调,比如擅长工程审计、财务审计或者计算机特长等等。审计人员去了以后,直接接受办案组工作安排。审计署一般不过问他们办了什么案、怎么办的。被抽调人员也是会轮换的。

北青报:办案中遇到过说情的情况吗?

董大胜:经常会有,不光办案,在审计过程当中,审计人员经常遇到说情、打招呼、经济引诱甚至威胁。

省部级领导经济责任

审计面还会继续扩大

北青报: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查出的问题资金,能追回来吗?

董大胜:要看问题资金的性质界定。很多人以为所谓问题资金就是被贪污了。实际上,有些没有按照预算用途使用的也会统计为问题资金。被挪用的,我们会要求归还,有的通过财政部门改变拨款、抵顶预算就追回来了。被贪污的,要交给司法机关处理。

北青报:审计署至今未通报过省部级官员经济责任审计的具体情况。有专家认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要求,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报告也应公开。您怎么看?

董大胜:这个问题还要进一步研究。经济责任审计从法律上确实已列入审计工作范围,但审计同时又受组织部门委托,有些还会涉及领导干部个人事项,要区别情况。打个比方,如果涉及领导干部的违法线索,要移交司法部门,所以怎么公开、何时公开等就需要进一步研究。

北青报:2014年,审计署对26名省部级领导干部进行了经济责任审计。今后这个趋势是否还要扩大?

董大胜:省部级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面还会扩大,按照中央要求要实现全覆盖,领导干部5年任期至少审计一遍。

北青报:经济责任审计名单如何确定?

董大胜:在中央层面,设有中央经济责任审计领导小组办公室,由中组部、中央纪委监察部、审计署、人事部、国资委等部门组成,办公室提出建议名单,由中组部决定并委托审计署审计。审计署也会根据领导干部任期及审计情况等提出有关建议。

如果不审计党的一把手

不能全面反映领导责任

北青报:201512月,中办、国办下发《关于完善审计制度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提到对党政一把手同时进行经济责任审计。为什么要审计党委一把手?

董大胜: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目前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经济建设为核心,党委工作的很大一部分在经济建设上。光审计政府一把手,不审计党的一把手,不能全面反映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

北青报:不同层级党委书记在经济决策中起到的作用可能不同,如何界定他们的经济责任呢?

董大胜:我们在试点摸索,不同层级应该担负哪些经济责任,我们审计如何关注,还需要进一步的准确界定。

北青报:审计任务扩大,人手够吗?

董大胜: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为了努力实现审计全覆盖,审计机关采取了多种措施,包括科学确定审计计划、突出重点部门、重点单位、重点项目审计,改进审计的组织管理方式、采用现代化的审计技术方法等等。这些都是必要的。

我还有一个考虑,把着眼点扩展到审计机关之外,具体有两个建议:一是整合政府综合部门内设机构的专门监督力量,充实审计队伍;二是加强搞好各部门各单位的内部控制建设。不仅对于加强科学管理、预防腐败有重要意义,对审计工作也很重要。审计从详细审计发展到制度基础审计和风险导向审计,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评价依赖内部控制。内部控制的好坏对确定审计的范围和重点、对审计工作量大小有很大影响。

北青报:有人可能不理解,审计署属于政府系统,为什么还要审计党的干部?

董大胜:1982年修改宪法时,针对审计署是设在人大还是政府曾有不同考虑。目前审计机关虽然是政府序列,但法律授予的监督权限包括审计公共资金、国有资产、国有资源、领导干部经济责任等,有些已超出政府内部监督范围。实际工作中,审计机关也对党的有关部门机构、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的预算执行和财务收支进行审计。

如何开展境外投资审计

审计署正研究相关措施

北青报:近年来,社会对审计署关注度很高。

董大胜:社会对审计署在反腐败中发挥的作用给予很大希望,这两年,审计署对稳增长、政策贯彻落实跟踪工作也引起社会很大关注。

北青报:是。比如去年审计发现的广西马山县2454名扶贫对象有“私家车”,43人在县城有楼房就引发了广泛的舆论关注。如此具体的数字,审计工作是如何开展的?

董大胜:我也注意到这个新闻了。这种跟踪审计就是要一户一户核实,看到底多少被扶贫的人,家里有房有车。今年还要对扶贫资金进行审计,这是2016年工作的一个重点。

北青报:扶贫跟踪审计同经济责任审计相比,哪个更复杂、难度系数更大?

董大胜:我觉得经济责任审计更复杂。扶贫跟踪审计工作量大但很具体、方法比较单一,审计人员可到乡里、村里调查核实。领导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涉及宏观和政策性方面的问题,有些事项难以判断到底谁的责任,负多大责任,需要好好研究。

北青报:你去年提出,国企境外投资审计存在空白,这个问题如今得到改进了吗?

董大胜:去年听说国资委请中介机构到境外审计。我个人认为这是第三方审计,代替不了国家审计。审计署正在积极研究如何开展境外审计。

目前地方债风险总体可控

仍有少数市县负债率较高

北青报:近年中央对地方债的问题高度重视,审计部门曾进行几次债务审计。听说您去年还到地方专门调查,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董大胜:去年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组织就地方债务问题组织到有关省市县专题调研,感觉变化比较明显。过去地方政府举债不规范、管理不严格、底数不清楚,偿还观念差。只要弄到钱,不管将来还不还。

现在预算法修改后,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债务问题,有关制度也相应建立,新增债务得到控制,到期债务置换工作进展比较顺利,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少数市县负债率较高,偿还有困难,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北青报:领导经济责任审计会否与地方债挂钩?

董大胜:我觉得必须挂钩,应该把负债问题作为经济责任审计的一部分。领导干部拍板举债,造成重大失误的,必须严肃追责。

北青报:你怎么看鼓励农民进城买房对房地产库存的影响?

董大胜:我不太赞成舆论这样宣传。如果农民有进城买房的愿望和能力,该买就买,我们持开放态度。但不要把农民进城买房作为去库存的主要渠道。现在城市还有很多棚户区、旧城改造,廉租房建设任务也很重,如果能把棚户区改造、廉租房建设同房地产去库存结合起来,按照市场规律去推进,也许更好。【记者 孙静】

 

河南省教育审计协会@版权所有